柳州百姓社区-柳州音乐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617|回复: 0

蒋培治: 乱云飞渡 漫画人生 [复制链接]

Rank: 48Rank: 48Rank: 48

帖子
29931
精华
1
虚拟币
114652 块
活跃度
10417 点
注册时间
2009-3-16
最后登录
2020-11-30
发表于 2020-7-12 16:29:47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蒋培治: 乱云飞渡 漫画人生
○○记者 赵伟翔


像所有走在时间边上的老人一样,蒋培治先生渴望与大家分享他的人生故事。

刚刚迎来92岁生日的他独自住在柳州二空医院旁的宿舍里,窗外是车水马龙的城站路,不远便是静水流深的九曲柳江。

此时的他,正站在楼梯口,洁白的衬衣,浅褐色条纹的米色长裤烫得笔挺,让他看起来像一棵老白杨,白发苍苍却依然努力挺拔着身姿。他在等待他的访客。远远看见客人来了,他沟沟坎坎的国字脸上绽出了舒心的笑容。



门开着,但门里门外看起来却是两个世界,老桌老椅老照片,在这个陈设几乎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屋里充满了回忆,唯一不断更新的是一份《柳州晚报》。

“我曾经是一个报人。”蒋培治说,他曾经在《广西日报》做过校对。

他所说的《广西日报》,实际上是《广西日报》柳州版,是民国时期的柳州的官方媒体,跟如今的《柳州日报》有一定渊源。

《广西日报》柳州版是国民党当局办的官媒,也曾名《柳州日报》,在抗日战争时期,由于有罗培元等许多中共党员潜伏在内部,因此也为抗日救亡发出过强有力的声音。

那是在1946年,抗日战火刚熄,内战又起。16岁的蒋培治在乱世中侥幸谋得一职,也从此在柳州安身立命。而这之前,是他终生难忘的少年时光。

蒋培治祖籍湖南永州,出生在广东河源,父亲曾是国民党军官。抗战时期,蒋培治随着父亲驻地的不断变换四处奔波,最后来到了广西。

奔波流离的生活让蒋培治见识了太多战乱中的生离死别、民不聊生。他的父亲,也在战乱中因缺医少药而病故。这让他幼小的心灵,早早就埋下国恨家仇的种子。

或是受父亲影响,少年蒋培治毅然弃学加入了“三青团”(国民党下属的青年组织)奔赴抗日前线,为宣传抗日作贡献。生活的体验让他成了一名无师自通的漫画少年。

“(19)39年,我们从百色沿河而上,来到南宁,参加南宁保卫战,看到了被毁掉的城市和百姓的惨状,让人终生难忘……”

“(1945年端午)我们到柳江县鬼子坳的时候,一场大战刚刚结束,日军被杀得人仰马翻,许多死马就横在田里。我们还砍马肉来煮米粉……”

这些战乱中的见闻后来都成了蒋培治宣传抗日的漫画素材。他说:“后来,我们到了桂林。我在国华旅舍的一面墙上画了一幅巨幅漫画,画了一只大手死死将日本鬼子的脸压在地下……”



以笔为枪,蒋培治用漫画向日寇射出一颗颗愤怒的子弹,激励着前线的将士和后方的百姓。

岁月如泉,流逝无声,转眼70多年过去了,日渐混沌的记忆让蒋培治已无法完整地讲述一段往事,只有一腔爱国情怀仍在他胸口升腾,弥漫在他因激动而泛红的脸上。

赶走了日本人,失怙少年蒋培治开始自谋生路。1946年,蒋培治开始了自己的校对生涯,一直到新中国成立。

“那时报社就在今天的东门城楼上,社长叫张洁。因我小,他们叫我‘蒋小鬼’……”“蒋小鬼”在报社的生活,他在一篇题为《解放前我在广西日报当校对》(《鱼峰文史》第六、七辑合刊)的回忆文章中有详述。

他笔下报纸校对的生活与如今的校对并无两样,只是期间一件“丑闻”却让他记忆犹新。

那是在1948年的春天,国共内战进入对峙,国民党却在南京闹哄哄地召开“国大”会议,竞选“总统”“副总统”。是时民不聊生,老百姓谁还来关心这码事?但报社的社长张洁执意要搞一次民意调查想讨好当局。他派人在柳江浮桥的出入口处安放一个民意测验箱。谁知到最后,箱子空空如也。张洁十分尴尬,只好命令5名校对每人用各种笔、各种书体速写了几百张投票,还命令他们多写“李宗仁”“孙科”“于右任”等。

“这是一件十分荒唐之事,证明当时国民党已失去了民心。我觉得很滑稽,还写了一个‘宋美龄’来玩。”蒋培治说。

蒋培治在校对生涯中迎来了自己的成年礼,也迎来了红旗漫卷的新中国。

没想到,柳州解放后,他,这个以笔为枪的人竟然也有了一件拿起真枪抓恶霸的惊心动魄之事。

1950年年底,柳州虽已解放,但郊区四乡并不平静,残余的匪徒仍在偏僻山区、村屯活动,残害百姓。

“当时我在航空站宣传队任副排级宣传员。”蒋培治说,我们奉命去剿专事抢劫过往汽车的骆五匪帮,他们刚刚又犯下命案。

经过辗转寻访锁定目标所在后,由蒋培治任组长的抓捕小队会同一名副排长带领的10名战士,在一名向导的带领下,直扑来宾。

“到现场一看,好嘛,那几个匪徒竟然化身建筑工,正给来宾县政府建楼呢!”蒋培治说,他们都化了名,非常狡猾,不是熟人根本无法把他们找出来。

“好在我们姓廖的向导熟悉该匪帮。在观察片刻后,他紧张地朝二楼一指道‘那个就是骆五’。我们的副组长大江朝上喊了一声‘骆五’。当时骆五正在砌砖,闻声回过头来见是解放军,马上丢掉手中工具,朝后墙奔去。其他匪徒见势不妙,也从楼上跳下,四散而逃。我们的战士像猛虎一样,飞速奔向他们跳下的地方。三个企图跳楼逃跑的匪徒,脚刚落地,还未站稳就被战士们的铁臂压在地上,一支支冲锋枪对准匪徒的脑袋……”



说起当年情景,年过九旬的蒋培治变得生龙活虎,手舞足蹈起来。

局势安定之后,蒋培治选择到了地方,后来进了柳州第二空压机厂,担任总工程师办公室绘图员,利用自己的美术特长,描绘柳州的工业未来。

然而,世事流转,退休后的蒋培治没想到自己还会迎来人生中第二次漫画的春天。

“当时柳州晚报的编辑黄子君跟我约稿,想开一个表现柳州风土人情的专栏,我来撰文,但还需要配漫画,我便想到了他。”蒋培治的老朋友陈铁生说。

于是,这两个老兄弟开始了长达近10年的合作,相继在柳州晚报推出柳州历史人物、抗战时期名人在柳州、柳州话、柳州风物等专题。从此,柳州三中路附近某公交站台开始出现两个对接作品的老人。他们用心去回忆,去描写,以文字和漫画为柳州立志。两人也因此多次获得柳州日报社的优秀通讯员嘉奖。

“是陈铁生引导我的,我得谢谢他!”蒋培治说。

“细看蒋培治先生的漫画,他是自学成才,虽然线条、造型等不是特别专业,但他有经历,他的画能准确地再现柳州旧时风物,画里有故事,有一颗赤子之心。”陈铁生说。

2010年,蒋培治获得自治区文联颁发的从事文艺工作六十年荣誉牌匾,以表彰他的德艺双馨。这是他最为珍视的荣誉。

从一而终,历尽乱云飞渡,蒋培治先生始终怀揣一支笔、一颗赤子之心,去战斗,去描绘生活的本真,赢得了人生的圆满。
温馨提示:回帖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严禁发布违反国家法律以及任何带有广告性质的回复内容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百度搜索 赞助商 全讯网 皇冠足球 博彩通 博彩网 博彩通 博彩通 博彩公司 博彩通 博彩公司 汽车坐垫哪种好 博彩网 博彩通 博彩网 博彩通 汽车坐垫排行榜10强 汽车坐垫 礼物网 礼物网 博彩通,

手机版|柳州音乐网百姓社区 ( 桂ICP备10202618号 )

GMT+8, 2020-12-1 00:55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